社交APP的沉浮|行业新闻|珠峰科技

400-608-8848
社交APP的沉浮

时间:2015-05-19   来源: 珠峰云建站     字体:【 】     点击数:0

关键词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前沿 > 行业新闻

  社交app现在很多,据应用商店不完全统计,至少有100款以上。主要有:微信,陌陌,E都市,贴吧,比邻。微信用户最多,国内基本上人人都用微信;陌陌以约炮工具著称,13年的时候很火,现在有些冷淡;E都市是三维社交,三维功能非常强大,场景逼真;比邻是电爱神器。还有其他的遇见,聊聊等等,太多了,同质化严重。现在中国市场上社交app要想成功,还是要有自己独特的地方,走差异化定位,作为一个普通用户,这种聊天应该不会超过三款,因为真的没必要。曾几何时,你还在登陆chinaren,还打理着班级的校友录,还在开心网上愉快地偷菜,还在校内网上偷偷地搜索女同学,还在街旁上炫酷地签到……

  “生于约炮,发展于炫耀,亡于代购。”一句网络上的流行语,不幸戳中了绝大多数社交网络的宿命。早期:社交价值凝练时代,一个理想的社交王国。社交网络蓬勃发展的早期,往往信息流“纯粹干净”、个性风格定位清晰、社交价值明确突出,这为它赢得了最早的口碑和第一批死忠用户。此时的创业公司,商业模式初步验证,团队发展壮大,融资顺风顺水,用户开始激增。社交网络,其实就是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社交行为线上化,利用互联网低成本、高效率、可量化、直观化的特征满足人们的各类社交需求,形成逐步的粘合和沉浸。试想一下,一天清晨你从公园走过,一群老头老太,有的下棋和围观下棋,有的酷酷地看报,有的大声讨论,有的窃窃私语,有的吹牛附和,有的放音乐跳舞,有的貌似关心的嘘寒问暖,这些人扎堆在一起——其实就是一组完整的社交网络画卷了。千百年来,尽管工具平台不同,人们的社交需求从来未变。?从短期看,除了性或其他的附加工具价值(效率沟通、招聘投简历、测经期……),几乎没有什么硬性刚需。但社交APP的价值更在于长远,可以持续提供“不可替代的”社交红利。一旦一款社交APP可以不断满足普通用户在现实中不太好满足的社交需求,实现这种“现实补偿”,达到“心理平衡”,那么用户就会像中了毒瘾一样深陷其中、将其作为精神寄托,社交网络是,游戏、韩剧等也都是。从这个角度说,社交APP的PM狗们最好在社交方面有某种“缺失感”,这样就能更理解广大用户在社交中的痛点,如果一个个春风得意自来熟,做出来的东西往往更易偏向理想和情怀。很难想象如果扎克伯格一上来就是万人迷,他怎么做出风靡全球的社交网络。没办法,社交APP就是要找到人们心中滴血的伤口,通过“现实补偿”让人心理平衡,进而叫人上瘾、依赖、离不开。

  是什么让早期APP的社交价值如此突出?要回答这个问题,不妨先想一想,人们在社交信息流中究竟想得到什么。获得高价值的人脉并保持关注,这里的高价值视用户口味而定,比如和我有契合点的、颜值高的、有名气的、可窥探的。比如,微博发现名人容易,人人发现校花容易,脉脉发现职场大牛容易。获得高价值的信息,信息价值本身是丰富的,比如我关注的人、他哪怕发一个字对我来说也是高价值的。具体包括:与我有关的信息(人或事)、感兴趣的信息、高质量的信息、打发碎片时间的信息等。像微信朋友圈通过封闭式的关系链,只展现微信好友的动态和反馈;脉脉只展现一度、二度好友的动态;疯狂纸条、fly等仿plague应用,打破一般关系链,通过随机用户的评价传递信息。再是获得高价值的互动体验,满足虚荣心、归属感、表达欲、异性碰撞等心理需求。这种互动体验,往往来自创作信息和参与信息再分发的过程。在人数相对较少、参与者相对“单纯”的早期,社交网络自身的规则完全可以把控局面,突出优质内容,屏蔽信息“噪声”。中期,问题开始凸显。伴随着海量用户涌入,原有的SNS规则问题频出、状况不断,各种漏洞开始被作弊者们巧妙利用,于是段子手、水军、代购们开始漫天飞舞,社交红利在强大的“噪音”中一点点稀释。可惜的是,此时的SNS经营者们往往根本就无心于规则的修补,一方面这样做风险太大,搞不好会带来麻烦;另一方面资本的压力迫使他们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推广和运营上,他们相信只要“数据”上去,下一轮融资很快会到。晚期:社交价值流失时代,新的对手取而代之。用户增长过快,产品体验到达最低值,运营陷入全面失控状态,整个信息流中各种垃圾信息横飞。但是,新的挑战者开始出现,一开始只聚焦一点——却恰恰是上一个王朝最薄弱的一点。于是,用户开始沉默,开始雪崩式地逃离。要不了多久,信息流上要么晚上可以轻易刷出中午的状态,要么50%的声音都不是“真实的个人”发出的。

  问题出现的原因:过重的社交平台无力扭转自身的规则漏洞和行为惯性,2014年的人人网在功能和设计方面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明明是更贴近移动端的设计,却遭致了人人老用户的骂声一片。。人的需求是不断发展的,你在某一方面满足了他们,这个需求也就不再明显迫切,而你没法满足的领域,恰恰变成了用户的“痛点”。这给新社交APP的奇袭带来了可趁之机。微博满足了人们的“传播梦”,曾几何时,每个草根都可以让自己的声音快速传播、都可以参与到影响社会进程的公共事件中,在那个时代微博也是人们获取最新资讯的最好途径。然而,渐渐地这个需求不再重要,人们开始关注信息的安全性和私密性,开始关注身边的人,于是微信时代到来了。大批量的内容信息无法有序组织,海量的用户无法吸收整合,运营机制缓慢无力,于是用户之间各种矛盾开始频发,人们在“摩擦”中纷纷沉默、逃离。举例:哎呀,微信上怎么有我爸爸、妈妈、老师、老板啊,我都不敢说话了!群里那几个家伙又开始旁若无人地秀恩爱、晒小孩了,行我们不说话了!这样的情况在东西方同时上演。在美国,年轻一代尽管都注册了facebook,但却纷纷逃向snap这个更酷的应用;在中国,新一代95后开始不再登陆微信,QQ空间是他们更炫酷的选择。与此同时,更多的群组、公共号、认证号陷入沉寂。也许旧的社交网络产品永远不会死去,只是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
 

如果您觉得好,可以点此按扭分享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微信公众账号

联络方式

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高新四路301号昌吉大厦

电话.400-608-8848

邮箱.mailzhongliang@163.com

最新资讯